*ST秋林3.38亿抵债资产蹊跷被卖 吉林龙井农商行前5大股东对簿公堂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6日
       北京报道*ST秋林似乎离退市又近了一步。 3月18日, 因连续两年期末净资产为负数, 被审计机构出具了连续两年无法发表意见的审计报告。 根据相关规定, *ST秋林已被上海证券交易所暂停上市。 暴跌的利润、董事长与副董事长的失联、价值近40亿元的黄金失踪、官司的纠缠, 让*ST秋林遭遇了成立100多年来最严重的危机 . 3月2日为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 *ST秋林以每股1.19元收盘。 从2015年的高点到3月2日收盘, *ST秋林股价跌幅超过90%, 目前总市值仅为7.35亿元。 截至2019年报告期末, *ST秋林普通股股东总数为31, 806户。 如果最终退市, 这些股东将遭受重大损失。 如何自救, 摆脱退市风险, 无疑是*ST秋林接下来要面临的最大考验。 事实上, *ST秋林已成立应急领导小组, 保障公司各项生产经营活动的正常开展。 在2019年股东大会上, 代表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行事的潘建华表示, 秋林集团当前的首要任务是不退市, 然后经营。 公司将想方设法保住上市公司的壳, 也将积极配合证监会的调查, 最大程度保护股东利益。 值得一提的是, 在众多脱困之道中, *ST秋林向其参股的吉林龙井农商银行寻求3.38亿资产的案例颇为引人关注。 如果追索成功, *ST秋林的处境将大为改观。 公开资料显示, *ST秋林为吉林龙井农商银行第二大股东, 持股20%。 对于这起案件, 龙井农商行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案件我不清楚, 请领导指点后再答复。” 不过, 截至发稿,

记者尚未收到银行的回复。 . *ST秋林及本行上诉法院 吉林龙井农村商业银行成立于2016年12月7日, 其前身为延吉市延河农村信用社。 前五名股东为延边农商银行持股32%、新悦塑料软包装有限公司持股20%、哈尔滨秋林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0%、北京宇高航空装备有限公司持股15% , 天津派珀航空设备有限公司持股13%。 其中, *ST秋林在龙井农商行重组过程中出资1亿元, 持有该行20%的股份, 以33824万元收购龙井农商银行资产, 享有购买权 资产。 处置权和管理权。 这些购买的资产对应位于延吉市的7处房产, 但产权从未转让。 *ST秋林委托龙井农商行进行日常管理。 让*ST秋林没想到的是, 当公司为保护壳筹集资金准备收回房产时, 却发现房子已经卖掉了。 *ST秋林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 2019年4月23日, 公司派人赴龙井农商行、延边农商行参观考察该公司工作人员获悉转让资产已被处分, 但未提供任何文字材料或说明。 *ST秋林工作人员通过拍照获得的处置协议副本内容显示:2018年8月21日, 延边农商银行作为甲方、秋林集团及龙井农商银行(北京裕高)其他三名股东 航空装备有限公司、新悦塑料软包装有限公司、天津派珀航空装备有限公司)作为乙方, 龙井农商银行作为丙方在《机合信箱第160518号- 3 协议”。 协议规定, 以3.5亿元的价格, 将回购的全部资产, 包括*ST秋林有权处分的7处止赎房产, 全部转让给延边农商行, 支付价款0.4至 北京宇高航空装备有限公司 3.1亿元对鑫悦塑料软包装有限公司 *ST秋林不同意本次拍照取得的资产处置协议副本。 *ST秋林认为, 该协议副本显示的内容从未在公司历届董事会和股东大会上审查或决定, 印刷账簿中也没有相应记录。 延边农商行表示, 已将收购款项全部支付给龙井农商行其他股东, 但公司至今未收到任何款项。 去年11月5日, *ST秋林以企业公司制改造合同纠纷为由, 向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将龙井农商行、延边农商行 法院, 请求法院判令龙井。 农商行履行协议, 交付本公司入股龙井农商银行时购买的抵债资产对应的7处房产(收购价款33, 824万元)并将产权转让给本公司; 延边农商行对龙井农商行承担连带责任, 在向公司交付、转让7处房产时履行协助配合义务。 延边中院受理此案后, 分别于去年12月25日和今年1月20日开庭交换证据。 法院在今年1月20日的开庭审理中决定增加北京宇高航空设备有限公司和新悦塑料软包装有限公司。
        , 天津派珀航空设备有限公司为第三方, 无独立权利要求。 该案目前正在审理中。 银行及其前五名股东发生合同纠纷的情况很少见。 对于这个案子, 龙井农商行和延边农商行不愿多谈。 延边农商银行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是一起民事纠纷案件, 现在不方便回应。” 龙井农商行工作人员虽然表示“等领导指示再回复”, 但一直没有回应。 如果*ST秋林打赢官司, 涉案银行将能够追回7处财产, 3亿元以上对缓解自身危机有很大帮助。
        不过, 即便胜诉, 龙井农商行和延边农商行的支付能力也不容乐观。 *ST秋林也在年报中承认, “上述资产处置资金收回的可能性较小。” 公开资料显示, 近年来, 龙井农商行和延边农商行的业务每况愈下, 利润直线下降。 据延边农商银行官网消息,

本行成立于2011年11月15日, 是在原延边农村合作银行的基础上, 由新发起人共同设立的地方性商业银行。 中诚信评级报告显示, 截至2018年底, 延边农商行在吉林省投资了5家农商行, 其中吉林敦化农商行、吉林珲春农商行、吉林龙井农商行 银行实行并表管理。 延边农商行持有这3家农商行30%至40%的股份, 均为第一大股东。
        此外, 延边农商行通过发起设立村镇银行,

实现了跨区域业务发展。 2018年, 该行在河北省雄县、定兴、泾县等地设立的5家村镇银行全部开业。 截至年末, 已有28家村镇银行进入正式经营阶段, 全部纳入并表管理。 截至去年9月底, 该行总资产达到1028.96亿元, 是吉林省第二大、东北地区第四大农业商业银行。 但随着延边农商行的扩张, 其经营状况有所下降。 根据延边农商行2019年三季度信息披露报告, 截至9月底, 该行合并营业收入18.4亿元, 同比下降20.08%; 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2.65亿元, 同比下降55.32%。 此外, 该行不良贷款呈双增状态。 三季度末不良贷款率为2.13%, 比年初小幅上升0.01个百分点; 不良贷款余额11.82亿元, 比年初增加1.32亿元。 对于不良翻倍、利润“减半”等问题, 延边农商银行相关部门负责人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 龙井农商行的经营状况更加惨淡。 *ST秋林年报披露的未经审计的合营企业主要财务信息显示, 2018年, 本行营业收入6693.94万元, 全年亏损3578.47万元; 98.22%, 亏损进一步扩大至7695.59万元。 不仅如此, 天眼查显示, 该行前5名股东中排名第4、5位的北京裕高航空设备有限公司和天津佩珀航空设备有限公司处于质押状态, 共有37家。 万元。 和3200万元。 此外, 去年7月,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该行股东北京裕高航空设备有限公司下达了限消费令。限消费令显示, “本院于7月4日立案。 , 2019年为执行申请人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申请执行贵单位经公证的债权文书,

因贵单位未在执行通知规定的期限内履行生效法律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55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相关消费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三条,

并采取措施限制你单位的消费。” 同时, 龙井农商银行联席第二股东新悦塑料软包装有限公司也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支出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