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拍挂门槛提高 进京拿地最难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7日
       北京报道称, 在北京买地正日益成为一场斗争。
        尽管五个月前出台的“国家十条”的核心之一是增加土地供应, 但不少地产商向记者反映, 今年北京正在提高土地招标门槛, 以控制土地供应。
        9月16日, 国土资源部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今年政府的土地政策是增加土地供应, 但同时对土地供应增加了新的原则和规则, 土地门槛 开发商的供应已经增加, 即使它因此而减少。 土地出让也是溢价。 目前, 提高门槛主要在一些大城市实施, 北京可以算是一个代表。 任志强的烦恼 对于开发商来说, 有钱买不起北京的土地, 已经成为无奈的现实。 9月14日, 北京深圳一家房地产开发商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他今年一直在攻击北京土地市场。 他虽然不缺钱, 却没能拿到一块地。 “现在政府给开发商拿地设置了很多门槛, 尤其是外地来北京开发的开发商,

几乎没有拿地的可能, 因为有规定要求开发商拿地 “在北京开发房地产。项目必须达到一定的区域。” 该负责人认为, 今年北京市场频繁通过土地拍卖, 这也与征地门槛太高, 大多数开发商无法参与有关。 征地难不仅是外地开发商来京开发的难题, 也成为不少北京本地开发商头疼的问题。 9月9日, 是让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心碎的一天。 同日, 北京市土地储备整理中心成交结果显示, 北京竹总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北京万科企业有限公司联合体获得回龙观地块二等住宅用地 北京昌平区12.8亿元。 而出价最高、多年未能在北京拿到土地的华远地产再次落选。 上述土地于9月3日以招标方式出让, 底价10.35亿元, 当时吸引了5家开发商竞标。 其中, 华远地产13.6亿元的报价最高。 出价最高的华源地产之所以落败, 主要原因恰恰是政府对这块土地设定的土地拍卖门槛——是否建了保障性住房。 当时的招标文件显示, 由于该土地为限价商品房划拨, 限价商品房建设方案在基于100分制的评标体系中占20分, 参与建设 政策性住房或投资业绩也是一个评标条件。 华远地产因为没有建设保障性住房, 未能高价中标。 早在7月中旬, 华远地产就分别以4.9219亿元和11.397亿元的最高价格竞标北京市昌平区小汤山和通州区马驹桥镇两块地块, 但最终均未中标。 当时任志强非常生气, 指出华远被设置为“是否承接或开发保障性住房”的高价票拒之门外。 “华源自2003年实行土地招拍挂制度以来, 无论是最高价还是中价, 从未中标过一次, 也未能利用天价抬高 投标。” 任志强说。 记者从业内人士了解到, 任志强曾就华远征地向市政府提出过意见, 但最终无法改变公司未开发保障性住房的门槛。 北京城建一号负责人也告诉记者, 今年北京的土地确实很难中标。 政府对土地设定了很多门槛, 能达标的企业寥寥无几。 上半年, 不少土地拍卖与门槛问题不无关系。 一些大城市提高了征地门槛。 据记者了解, 很多开发商提到的北京土地拍卖门槛的提高, 是由于今年4月16日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启动了一系列完善的土地招拍挂制度。 . 新倡议。 该措施的出台主要是为了形成有效的拍卖用地供给, 防止开发公司囤积土地。
        新措施中, 招标价格、支付进度、开发建设周期、保障性住房建设条件、土地节约集约化程度、企业资质、业绩、财务状况、以往出让合同履行情况、保障性住房参建规模 、近期收购用地条件、对商品房未来销售价格的承诺等因素成为评标条件。 据记者了解, 这些评标条件正在具体实施过程中逐步完善。 虽然每个项目都有单独的评标门槛, 但可以肯定的是, 没有北京土地开发背景的公司几乎不会拿到土地。 不可能, 门槛很高。 “今年政府的土地政策主要是增加土地供应,

清理闲置土地, 但土地供应的增加也增加了新的原则和规则, 这提高了开发商的土地供应门槛, 主要是为了增强土地供应的有效性, 防止开发商囤积土地, 尽量减少土地闲置风险, 即使减少土地交易量。” 国土资源部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现在政府不太愿意随意供应土地。 目前, 这些土地供应门槛的提高主要在一些大城市实施, 北京可以算是一个代表。 数据显示, 截至8月31日, 北京8月土地成交17宗, 其中商业用地6宗, 工业用地11宗, 成交总额35.6亿元。 事件达3起。据不完全统计,

新楼市政策实施后, 资本土地市场共有9块地块。 “中标失败并不是开发商不愿意参与竞拍, 相反, 有很多开发商想要在北京拿地, 只是政府限制了太多的门槛, 让很多开发商无法 征地。这是拍卖失败的主要原因。” 上述在京深发展企业负责人指出。 房地产企业表示, 政府《国家第十一条》明确表示将增加土地供应以稳定房价, 但实际上, 目前主要城市的土地供应并没有像新政所说的那样增加。 中原地产9月14日最新统计显示, 截至今年9月9日, 主要城市的土地推出数量远未达到计划目标。 统计的11个城市平均土地出让量仅完成了今年计划的47%。
        尤其是北京、重庆、广州、杭州等城市, 迄今仅完成了不到今年土地出让计划的30%。 还有政府土地流转态度的转变, 也在改变一些土地流转的命运。 据记者了解, 被北京61家企业疯狂抢购的CBD核心区招标延期。 自2004年“8.31”截止以来, “招拍挂”成为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的关键制度。 近年来,

随着地价的上涨和地王的出现, 土地流转制度面临着“土地供给效率不足”等诸多问题。 国奥地产分析师告诉记者, 在目前的土地招拍挂制度下,

一些依赖土地财政的地方政府和希望囤地发家的开发商可以说是齐头并进。 它具有提高房价的作用, 而地方政府和开发商则通过“囤地”获得高额回报。 “如何提高土地有效供给, 确实是我国土地流转制度的问题。” 分析师认为。 不过, 一位海南开发商认为, 随着一些热点城市土地的日益稀缺, 地方政府越来越意识到土地财政难以为继。 即使牺牲了土地交易量, 供应有限, 也应提高土地的有效供给, 而不是为了土地财政而盲目地大量供应土地, 造成大量土地闲置。 中房协副会长兼秘书长顾云昌也认为, 要稳定房地产市场, 仍需增加土地供应, 特别是有效供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