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这个秘书有意思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0日
       回到花莲市的第一天晚上, 奥朗热来不及接花, 就请希拉里代为办理。 希拉里先是带着花儿和阿特去码头广场一家叫山城餐厅的餐厅吃饭。 这是与市政府有关联的餐厅。 您可以签署晚餐订单。 大夏天的闷热, 让人不舒服。 花儿想回酒店休息, 希拉里拒绝了, 说市长已经解释过, 贵宾们一定要在花莲市过得愉快。 感觉明天要回台北了, 花儿也会跟着她。 码头广场北侧有一条与码头街垂直相交的紫衣路。 阿特尔说, 花莲市最大的特色就是赌场。 不去那条街赌, 就不会来花莲市。
        希拉里问这些花是什么意思。 花儿觉得阿泰尔说的对, 她从来没有赌过, 所以想激发她的好奇心。 自由路上有很多赌场——巴登-巴登、维多利亚、澳门、香港等。阿特尔找到了一家叫维多利亚的, 主要玩轮盘赌, 适合花一样的菜鸟。 大厅装修豪华。 一盏明亮的水晶吊灯挂在桌子上方的一条金色链子上, 周围有无数赌徒, 说着各种语言, 估计包括了地图上靠近东海和南海的各个区域的人。 地板上铺着豪华的地毯, 既减少了人来人往的喧嚣, 也让这个地方更加的富丽堂皇。 筹码相互碰撞的声音、轮盘的嗡嗡声、象牙球在轮盘中疯狂滚动的清脆声音随处可见, 每次下注结束时, 庄家都会喊:“下注丨”。 花儿先坐在绿桌布旁, 看看情况。 在这里花大价钱的赌徒很多, 像她这样的看客也更多。 其中有堕落的贵族、走私者、小资本家、衣冠楚楚的流氓,

其中肯定有伪装成绅士的真正恶棍。 不管是谁, 男人都穿着整齐的衬衫, 女人则自豪地炫耀自己的珠宝。 也有一些穷困潦倒的人, 他们畏缩不前, 或者偷偷摸摸地在人群中寻找一些奢侈的叔叔来帮助他们做些小差事和小费。 少数人欢呼, 多数人诅咒。 或许有的人把家里最后一点的财宝放在了赌桌上, 或许有的人被纯粹的赌瘾驱使, 沉溺于绝望之中。
        当他到达这里时, 阿特尔根本不在乎那些花。 他看似随意走动, 实则观察着里面的诡计。 有人向他打招呼, 他交换了简短而深情的问候。
        “你今天不想成为百万富翁吗?” 希拉里调侃道。 “等一下, 我先看看, 你自己去玩吧。” “不需要我陪你吗?” “等一下, 到酒店接我。” “那就好, 不客气, 我也想打几场, 拿去吧。” 希拉里说完就走了。 走了几步, 就看到她伸出手臂迎接一个熟人。 看来她也是这里的常客。 花儿站了一会儿, 想过去参加, 但人多, 气味不好。 她寻找希拉里和阿特的影子。 我想和他们在一起会更舒服。 她看到了希拉里的影子, 但一个影子比她更快地靠近希拉里他默默地走到她的身后, 几乎要和她擦肩而过, 这时男人拉着她的右手走开了。 花儿觉得奇怪, 没跟上, 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希拉里的背影。 她可以肯定, 那个黑影已经把什么东西塞进了她的手里。 花儿佯装没看见, 佯装在注视着赌桌, 还压下了一堆塑料筹码。 希拉里走进浴室, 身后跟着花, 她看到希拉里在她裙子的宽腰带里藏着一张纸条。 她一定读过。 “你也来吗?” “是啊, 走吧, 我的筹码都输了, 不好玩。” “这么快!那我再给你一千块筹码, 怎么样?是市长的款待。” “算了, 十赌九输, 体验一下, 我们回去吧。” “那……好, 在柱子旁边等我, 我去找阿泰尔。” 赌完第二天一早,

花儿想回台北, 还是从珠联港搭了一辆海上的士。 依雅丽阿姨、奥兰格等人前来送行, 阿尔特娜依旧亲自护送。 海上出租车开走半小时后, 花儿给阿特画了一幅画像, 告诉他秘书希拉里很有意思。 您必须小心, 以及肖像中的女人。 花莲市比台北市更潮湿,

因为台风带来更多阵雨。 这里的人们形容不受欢迎:“你比下雨更烦人。” 外界的人通常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理解这一点。 花莲市的旅游景点不多。 它受欢迎的原因是它可以公开赌博, 公开喝花酒, 有时不那么有名的歌手或摇滚音乐家会在这里巡回演出。
        这个地方的斯文流氓比真正的流氓还多。 从自由路到海湾的码头街, 到处都能看到妓女戴着珍珠耳环的情况并不少见, 她们甚至在银烟盒里提着雪茄。 这里也有年轻人开着百万跑车抢路边小贩的钱箱, 而这些跑车可能是偷来的车。 绝大多数游客来这里不是为了追求道德, 而是为了寻找刺激。 当然, 为了维持自由路和码头街的生意兴隆, 竹联帮和警察互相配合, 警察甚至肩扛枪巡逻。 郑子丹乘坐电梯来到北码头港大楼后面的海上出租车总部大楼顶层八楼。 一出电梯, 他就撞见了楼层服务台值班的帮手, 手里拿着冲锋枪, 手指扣在扳机上。 两人对视了片刻, 保镖关上枪上的扳机保险装置, 把它塞进口袋里。 他只看到郑子丹, 电梯里没有其他人。 检查是必要的, 每次电梯灯显示电梯要经过七楼时,

值班的助手都会这样做。 除了楼层服务台值班的帮手外, 楼梯两边都有帮手。 为了应对可能的暗杀, 值班室里又多了三个帮派, 那里有床供他们休息和夜班人员睡觉。 但如果有任何意外, 所有人都会立即出动。在几分钟内开始。 在楼层服务台帮丁值班的人打电话给接待室的人, 通知郑子丹他已经到了。 然后楼梯口的一个帮手示意郑子丹跟上。 阿泰尔见到郑子丹很开心, 跟他握了握手, 说了句久违的客气话。 郑子丹不像其他人因为乔布斯而拍马屁。 阿特尔说乔布斯要上任了, 他们应该从现在开始团结起来。 郑子丹当然说。 这件事情还没有做出来, 都说完了, 总裁也不一定会留在大都。 接下来的几次交流, 都是关于花莲市最近的情况。 巡逻的警力更多, 码头的出入境检查也更加严格。 谁都猜不透, 现在乔布斯要搬窝了, 鬼鬼祟祟的都来了, 有些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小动作了。 给郑子丹看画像中的女人后, 阿特尔让郑子丹帮他找。 他们竹联帮的兄弟找了好几天, 也不见人影。 郑子丹看着画像, 问怎么回事。 Arterpin 说这个女人可能有问题。 郑子丹问有没有证据。 阿尔特说是的, 但不知道具体情况, 只知道她是偷偷溜进赌场传递信息, 不知道该怎么办。 郑子丹在一次宴会上见到了这个女人。 她有一条特别抢眼的钻石项链, 似乎跟在一个中年男人的身后。 从她的着装就可以看出她是个淑女。
        贴身中长裙, 垂感不错, 六寸高跟鞋, 手拿LV皮包。 一口气喝了一半, 阿特说导演不方便就不说了。 郑子丹道:“没什么, 她好像是罗马帝国谋士夫人的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