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斯·韦伯百年纪念 我们的同时代人,韦伯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2日
       2020年6月14日是德国著名社会学家、近代最具影响力和生命力的思想家、社会学三大“奠基人”之一马克斯·韦伯逝世100周年。今天的学术和社会生活仍然深受他的思想和理论的影响。韦伯, 我们的同时代人。我们同时代的韦伯严克文在很大程度上甚至可以说, 马克斯·韦伯几乎一生都在与“马克思主义”作斗争。
       当然, 韦伯进行这场旷日持久的斗争并不是为了挑起一场思想分歧的意识形态之战, 而是无意中开创了现代社会科学的新纪元, 用他自己的话说, “学术作为一种职业”, 虽然他的思想影响力并没有停在学术领域。 ■马克斯·韦伯 作为世界学术共识,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以下简称《新教伦理》)应该被视为这个新时代的开端, 应该是恰当的。它剖析了一个巨大的历史切片, 根据森斯的评价, “韦伯首先将价值观在决定人们的社会行为中的作用问题提升到了理论层面。”由此, 从根本上阻止了“经济决定论”趋势的无限制泛滥。即便说它扭转了局面, 也无疑一点都不为过, 这个命题已经存在了近一百年, 时至今日依然强烈刺激着中国对现代性问题的认识, 可见其解释力它仍然像以往一样生动。它也不是一个需要实证主义证据的命题攻击整个世界是不可能的, 否则在越来越多的非西方地区解释现代性的转变过程将是困难的, 甚至是不可能的。对于这样的疑惑, 可以肯定地说, 基本上是对文本的片面理解造成的, 因为韦伯本人在文末已经明确表示, 这只是为大规模研究做准备, 并且不是事先为该研究做出的结论。因此, 对于有兴趣的中国读者来说, 准确理解本文并不难,

不难看出, 一条逻辑链的开放性并不是它的漏洞, 而是它保留了更多的扩展空间。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德] 马克斯·韦伯, 严克文翻译 从对“新教伦理”的讨论中, 我们已经可以生动地感受到观念对历史进程的独特魅力和驱动作用。随后的系列研究, 分别是《儒家与道家》、《印度的宗教——印度教与佛教》、《古代犹太教》(可惜韦伯没有完成计划中的伊斯兰研究, 这构成了韦伯名为《经济经济学》的专着) 《世界宗教伦理学》(以下简称《经济伦理学》)更充分地展示了这一角色的多样性。然而, 《新教伦理学》的广泛影响已经使韦伯对德国人的长期误解学术界, “经济伦理”似乎加深了这样的误解。总之, 他甚至被视为文化决定论者。对此, 韦伯生前多次回应, 希望澄清人们的误读和偏见。作为他的文本在欧美越来越多地被翻译在媒体、传播和研究方面, 情况发生了根本变化。无独有偶, 1980年代韦伯在中国大陆的走红也是从《新教伦理学》的翻译和介绍开始的, 所以中国读者对韦伯的理解也普遍误入歧途。 “文化类型学”有比较普遍的共识, 很难说, 这里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是对文本的理解不够。然而, 至少从我们目前掌握的韦伯著作的译文来看, 继续重复过去对韦伯的误解, 显然没有多少客观的理由。关于现代世界的起源以及它可能走向何方的一些重大问题可以说是吸引了韦伯一生的问题。他试图为这些问题找到理论上更具批判性, 更重要的是在经验上令人信服的答案。如果说《经济伦理》只提供了普世历史的一小部分, 那么《经济与社会》则构建了一个巨大的类型学脚手架, 以整合极其多样的元素, 为历史现实寻找因果关系。解释。虽然这种脚手架的结构纵横交错, 非常复杂, 但其被广泛接受的程度早已证明了它的学术和知识地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 1949 年在奥斯陆成立的国际社会学协会(1998 年将这本书作为 20 世纪最重要的社会学著作的价值是毋庸置疑的。但另一方面, 在我们的案例中, 无论是整个社会科学和总的来说, 它的影响只能说处于一个比较初级的状态, 也就是单向文本接受阶段, 真正完整深入的解读和研究只能从严格意义上说。
       很少, 不管是什么原因。毕竟, 与它在欧美的崇高地位和经久不衰的批判性评价和学术争论相比, 与这里不断扩大的人文建设规模和对思想学术资源的普遍需求相比, 这毕竟是。很尴尬的情况。著名的韦伯研究专家、韦伯原著的权威英文译者冈特·罗特(Gunter Rothe)认为, 《经济与社会》是第一次从世界历史深度对社会结构和规范秩序进行实证比较。这样, 它超越了大众不难看出, 《经济与社会》也为我们对自身历史现实的关注注入了动态的新陈代谢因素。 “新教伦理”在一定程度上是对庸俗的“唯物主义”思想体系的逆转, 它不可避免地具有矫枉过正的普遍特征, 却又刺激了中国现代性的转型过程。资源, 势头不减, 算是一个积极的结果。然后, 《经济与社会》进入大众视野iscourse从一开始就以温和而沉默的态度。 《新教伦理学》原本是一场思想学术辩论的产物, 是韦伯学术著作中最通俗易懂的语言。毫不奇怪, 最奔放、最奔放激情的作品具有直接而强大的感染力。 《经济与社会》则大不相同。它是一套尽可能保持“价值中立”的认识论分析方法。研究奠定了一个不同意见的人都能接受的共同点”, 其实这就是《经济与社会》的深奥秘诀。马克斯·韦伯的《经济与社会》[德文], 颜克文翻译。因此, 一个韦伯发起的一系列概念范畴和概念分析方法, 以及由此产生的逻辑框架, 不能以价值宣言的轰动效应而闻名, 但读者却不得不以理智的诚实去审视和反应他们给出的图片至少从现象学的角度来看, 韦伯关于社会行动、合法秩序、官僚主义(官僚主义、魅力、宗教信仰、经济行为等)的系统论述, 以及他着重阐明的理性化理论, 都已经迷失在了未知之中, 不知不觉中, 很多学科甚至一些非学术领域的日常话语逐渐融合, 足以见识到思想品位这个百科全书的网络。考虑到这只是十年的变化, 学术环境已经大大行政化和商业化。十年后, 确实很难有这样的广播。不难推断, 对这样一部杰作的简单总结, 也许连作者自己都不确定是否可以避免简化甚至教条化的危险。但尽管如此, 《经济学与社会》的宗旨的基本思路是明确的, 并且从一开始就是如此:“对社会行动的解释性理解及其过程和后果的因果说明”。这里所说的“行为”“是指行为中的个人对自己的行为附加一定的主观意义”, “社会行为”是指行为的主观意义也考虑到了他人的行为, 并据此行事。作为一个行动。过程导向”。这种严谨的表述在今天看来可能不起眼, 但如果考虑到黑格尔“时代精神”(思想和庸俗唯物主义对时代潮流的强大影响), 可能不难看出这是从容地指出的普遍性经验事实, 个人不是社会关系的总和, 而是社会关系的基本单位。有机论、原子论、机械论、进化论和各种单一因果决定论的界限。不言而喻这个一般的哲学前提, 与后续对合法性秩序及其合理化的比较研究和系统讨论有关, 意义不小, 但在笔者看来, 这种价值背景还没有进入主流大陆学界的关注, 让许多评论家难免局限于对韦伯各种类型学范畴的孤立评述和简单应用里斯。马克斯·韦伯 对于中国读者来说, 《经济与社会》最引人注目的力量大概是它它彻底颠覆了一种流行但非常粗暴的历史观, 即:历史上的所有经济结构都是所有既定历史现实的主要的, 甚至是唯一的决定因素。甚至可以认为, 用最简洁的方式来说, 《经济与社会》一百万字以上, 首先用“其中一个决定性因素”来否定“唯一决定性因素”。其次, 更重要的是, 它无可争辩地阐明了在社会关系中发展、产生和演化的社会行为秩序背后, 存在着几种相对独立但相互作用的力量。因为经济学与社会作为一个脚手架, 让我们在对具体历史现象的解释中看到了跨时代、跨文化的类型建构;在具体的历史事件分析中, 我们看到的是多种因素的互为因果。从韦伯的政治著作来看, 正是基于对这些力量和要素的准确把握, 韦伯不幸成为了现代的耶利米, 因为他准确地预言了德国在他死前和死后将反复遭受的历史命运。 , 以及日益合理化的现代世界的不确定性。
       相比之下, 理论上超历史的“历史规律”与历史本身是格格不入的。韦伯书写系统的广度和复杂性可能很难以简明扼要的方式再现。但就意识形态资源的价值而言, 如果我们自身的现代性关注也能避免误入绝对主义的死胡同, 或者相反, 避免陷入相对主义的泥潭, 韦伯无疑将为我们提供独特的意义。很久。.许多学者认为,

他的思想资源的核心是他的方法论体系。 100多年后的今天,

我们或许能看得更清楚。没有这种复杂而精炼的方法论体系, 很难想象韦伯的全部写作成果还能具有如此持久的资源价值。上世纪头十年, 韦伯发表了五篇论文和一篇论文, 作为韦伯的元理论著作, 比较完整地阐述了他在社会科学中的方法论地位。其中两篇论文和后来为 1913 年社会政策协会会议准备的备忘录被编译并翻译成英文(本书有中文译本, 即《社会科学方法论》, 中央编译出版社, 2002 年。其他三篇论文现目前还没有中文译本, 该作品写于1902年, 当时韦伯还在重病康复中, 1905年完成(中译本由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于2009年出版, 书名为《罗谢尔与膝盖》):《历史经济学中的逻辑问题》。这500页的文学理论无疑可以称得上是韦伯写作体系的壮丽之处。比如韦伯思想的内在张力和他的比较研究策略都可以追溯回到这一点。关于理性行动的理想类型和社会科学中的价值中立问题, 韦伯的原始论述有一部分思想学术影响尤为深远。 “罗谢尔和膝盖:历史经济学中的逻辑问题” [de] Max。韦伯著, 李荣山译韦伯提出的多领域问题和命题, 仍然是我们无法回避的审视对象。在这方面, 正如韦伯《学术思想评论》的作者所说, 出生于一个半世纪前的韦伯, 仍然是“我们的同时代人”。当然, 这并不是说我们可以从他身上找到现成的答案, 而是说他的启示性价值仍然不容忽视, 尽管理解这一点对于中国读者来说绝非易事。韦伯现在已成为德国的文化象征。小学课程中对韦伯生平的教学有特殊安排,

从中学到大学的系统教学更是可想而知。他25岁的博士论文至今仍是众多欧美相关专业大学生的必读参考书。全世界关于韦伯的研究文献可以说是铺天盖地, 数不胜数。在这方面, 中国的现状确实不尽人意。
       但还有另一个方面。韦伯著作的规模是惊人的。虽然要再现韦伯思想的全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基本涵盖了韦伯著作的主体部分。就文本翻译而言, 中文翻译的进步并不逊色于英语世界。而且, 虽然韦伯的书不太可能成为畅销书, 但出版界的热情并没有减弱, 这也表明中国读者的需求具有长期的刚性潜力。 , 这无疑体现了韦伯在看似异质的文化语境下的全球思想学术地位和资源价值。马克斯·韦伯 (Max Weber) 对 Stamler 的批评 [德文], 李荣山译